2017英生誕賀

  我在廣場那裡遇見了某個人。

  這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,畢竟每個人每天都要碰上好多人。如果把一輩子遇上的人的數量總合起來,或許還比天上的星星加總起來的多。

  但他就這麼走過來了。事實上一開始我只是在等車。但眼角餘光裡瞥見的那個身影畢竟矗立了太久。他在看著什麼──我想或許是國旗,但這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。畢竟是這個日子,所有人都在看著國旗──或許臉頰也給畫上了。無一處不是歡鬧騰騰的,還有扎眼的綠色。

  他身上卻沒有綠色,他把綠色藏起來了。也沒有國旗。他只是看著,側面的剪影倒是親切的很。莫名的我就想:嘿,或許我認識他呢!事實上我只是這麼覺得,腦袋裡卻挖掘不出任何一點他的名份。這就怪了,他給我的卻是一股說不出的熟悉感,彷彿我們已經是老朋友了一樣。

  我可能真的盯著他太久了,以至於回過頭的時候來不及將目光移開,就這麼撞進了他藏在眼底的那片綠色。

  他朝我走過來了,這時候我該做什麼呢?他卻在我表示尷尬的微笑之前開口問了,帶著濃濃一股牛津口音。他說,早上好,先生。然後脫下了禮帽和我致意。老天!我才發現,他帶著禮帽呢!

  我想他一定是位教授......起碼也會是個助教。他的談吐太規止了,如同這個守序的國家一樣。我和他分享了我的看法,他倒是忍不住笑起來了。很可惜,他說。您的猜測是錯的,倒是想法很有趣。他說,他感慨。啊,今天日子正好,您不如就和我聊聊這個您所認為的守序的國家吧。

  我則表示我和所有熱愛它的人一樣,是熱愛著我的祖國的。你瞧,它經歷了多少輝煌的時期?儘管在戰時殘敗不堪,但它依舊這麼挺過來了走到今天。我熱愛它的語言、熱愛它的文化,它的土地、它的歷史、它的血、它的人民、它所供奉的女王──那同時也是我的信仰,它的記憶、它的一切。

  他的高傲而自由,他的孤僻而堅強。

  興許是受到了節日影響,我好像也有點激昂起來了。回過神來已經說了這麼多,我於是和他打個招呼匆匆道別。

  臨去前我問了他的名字,他只是說。


  「謝謝您,我的孩子。答案您已經知道了。」

评论
热度 ( 3 )
 

© Florence A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