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自由組

那麼自己到底是被眼前的人的哪一點給吸引過來的呢?

食物的香氣。花瓣的香氣。他的香氣。歌劇的嗓音。他的嗓音。革命的頌歌。
全都混在一起卻又各自獨立。

阿爾弗雷德不知道,或許是第一次他瞧見他替他和亞瑟對著幹的時候。
“不行,亞蒂。你不行。”
“以後阿爾弗的便當由我來負責,小孩子可禁不起你的巧手折騰。”


他和自己究竟是有多不同!阿爾弗雷德不禁這麼想。

他大啖速食,他講究飲食;他組band玩rap,他高歌聲樂;他說yes hello very good;他卷著舌頭oui bonjour tres bien。只有一件事他們相同,弗朗西斯說他們得活的自由。


#蘇法

#娘塔法

弗朗索瓦絲活脫脫的就是一件藝術。

有時候斯科特這麼想,馬上又被和自己性格完全不相符的想法嚇著。

身為一名技師,他還是稟著好奇。要有多少個齒輪和軸帶才能牽動那一雙眸子。她的眼睛裡有水晶,這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給拆了的上流貨。
而現在,弗朗索瓦絲被好好的安奉在他家。他還得不時得確保那一件藝術品不被潮氣所蝕。
每一天每一天晚上,他都得克制自己不去親吻她陶瓷做的唇瓣。


#Dover
#Wuthering_Heights_paro

“你休要與鶇翔田莊的人廝混。”威廉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喝令。

這是個廢話,亞瑟曾經這樣想。抵達另一岸得要先穿越一片沼澤,首先他就連自己家裡的院子都會迷路。更何談要出去呢。
這一帶都是霧。

冷僻的富紳先生就這樣在自己家裡待了23年,沒有外出。直到他23歲,家裡來了個鶇翔的房客。

“這裡就是傳說中的咆哮山莊!噢!久仰大名,柯克蘭先生...呃,還是哥哥我該叫你什麼?”
“先生,我只求您一件事:閉嘴。”


#2p!米英

#暴力描寫有

一顆拳頭砸在胃袋上,奧利弗疼的眼冒金星,差點哭出來。

“操,你最好給我站起來。”

暴力是他們的日常。

艾倫揪著他的領結提起來,再重重扔到另一邊的牆上。他像個沙包任人宰割,發出一聲悶哼落下。在自己嘔出來的東西裡扭動,和一只蛆一樣地卑微。

“艾倫...小甜心,脾氣這樣大......是不是經期到啦,嗯?”
回應奧利弗的是一片清脆響亮而熱辣辣的耳光。
艾倫湊上來撕咬他的嘴巴。沒有舌頭的糾纏,沒有氧氣的爭奪戰。這是一場單方面的獵食。奧利弗的嘴角長期都是坑坑疤疤。直到鐵鏽味都淹過他們的鼻腔,艾倫用舌頭把那些爛肉都再翻出來。才咂咂嘴巴離開。

“你他媽最好不要再穿這種娘唧唧顏色的毛衫。”
“甜心,不要挑畔我的審美。你離不開我,也離不開它。”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9 )
 

© Florence A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