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米 | 英雄的討厭鬼

‪#‎八點檔梗一方死亡慎入‬
‪#‎APH‬
‪#‎AU英米英‬


「不要和我談起那個混蛋。」阿爾弗雷德說,這時候他還只有14歲。「我不願意聽到他的名字,儘管他是我兄長的這件事──是個事實。」
「畢竟我們有了英雄,就不能沒有人做反派。」


亞瑟酗菸。不僅酗菸而且還酗酒,酒品又很糟糕。他會在飽含一口尼古丁之後一次吐向阿爾弗的臉龐,然後咯咯的笑著跑遠看著年幼的阿爾弗在一團煙霧中踉蹌。

「他會在右胸前口袋放一點惡作劇,每隔幾個小時就拿出來灑點兒籽。」


朋友老師都勸他別再這樣任性,你是時候該過點人樣的生活。柯克蘭不聽,他要活出自我。他認為自己就是定律,他要活出自己的風格。
你知道,人少輕狂。二一點也是沒差。

他還加入了個地下樂團,怎樣也是混出了點名氣。


儘管阿爾弗多麼想疏離那個叫柯克蘭的王八蛋,儘管那個王八蛋有多愛調戲他同父異母的弟弟。不,只要是明眼人看的出來。他們家債務正沉著,誰也離不開誰。

威廉姆斯在墓誌銘上這樣寫,「他曾經是多麼好的一個人!他曾經也會拿來幾支棒棒糖,給我們沏上一杯茶。還有那些焦焦的司康。哦──他跟阿爾弗的關係曾經那麼好。我不知道,是不是那些上門來討債的讓他壓力太大了呢?」

波諾弗瓦這麼寫。「我的摯友。他人不壞,就是那麼古板了點。」

費爾南德斯搖搖頭,不說話。
「你就真的不說點什麼嗎,嘿?」
「好吧。俺想說很久了,他選擇的的菸的牌子確實不太符合他的品味──我真的沒有想過啦,原來是因為經濟問題嗎?」


對,墓誌銘。阿爾弗雷德並不像其他人表現的那麼情緒起伏。柯克蘭本來就該死,他有多浪費他的青春。

突然他有點慶幸。那些債主全入了監,自此債務一筆勾消。王八蛋還留了一點兒備用金。數目不小──受益人是瓊斯。整理東西時他看見了一張字條。

"The sea, all water, yet receives rain still,
And in abundance addeth to his store."


英雄以智慧判定了這並沒有什麼意義。隨手揉成了一團丟出窗外。
然後世界和平,討厭鬼不復存在。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8 )
 

© Florence A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