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仏 | 不要以為你鬥得過小屁孩

‪#‎小屁孩兒出沒逗比向慎入‬
‪#‎亞瑟第一視角‬
‪#‎APH‬
‪#‎AU英子法‬


我是在威斯敏斯特宮那棟最為突出的塔樓下找到的那個孩子。會注意到他的原因沒有其它,他太漂亮了。不,不要誤會。我是說真的。不要把我和費爾南德斯那樣有著特殊癖好的人比做一塊,我不戀童。

當一個看似年幼的孩子(還是沒有成年人在旁作伴的)在觀光勝地遊走了將近三個小時(我要再次澄清──我沒有跟蹤。我賣的氣球兒,老大清早我來時他也就在這裡啦),你會不注意到他嗎?


我遞給了他一顆氣球。「妳叫什麼名字,家人去哪兒了?」還堆了一張(他說是可怖的)笑臉。她搖搖頭,英語非常糟心。我於是用那還算可以的法文又復述了一次問題,她倒是噁心的皺起了眉頭。「我想您用錯了詞性兒,先生。」他耐心的告訴我了。「您得用陽性,而非陰性。難道您看不出來我是個男孩嗎?」


好吧,我得承認。做為得體的紳士卻搞錯了一個孩子的性別,這實在尷尬。──咒他的我怎麼又會曾經擁有這樣的想法?

「帶我回鐵塔。」那孩子說。「這大本鐘真是醜死我了。阿瑟兒?阿忒?你是叫這個名字嗎?」(嘿忍住。別跟他一般見識,他只是還不太會唸。對)「倫敦怎麼就沒一樣人能吃的東西啦──好餓。」

小屁孩兒。


儘管如此我還是得說句實話。他的眼睛可真漂亮了,不是嗎?像兩粒紫羅蘭,其實我真想挖出來做收藏。一顆鑲在項鍊上送姑娘,另一顆則泡進福馬林以備不時之需。對,我想你們已經知道──其實我還是個人口販兒,買賣器官類似的髒汙事也不是沒做過。現在我眼前就有個上等好貨,為什麼不幹呢?


......你們還真的相信了,嘿?
不不不我說著氣話玩兒呢,畢竟這小子是真的夠嗆。

我已經說啦──我就真的只是個賣氣球賺零頭的,平時以孩子們為主要客戶(今天的這種除外)。

我想弗朗西斯(呃,對。他已經告訴了我名字)是個例外。要不然誰能告訴我,當他(用軟綿綿)的聲音告訴我想回鐵塔去時,我會見鬼的翹掉了半天工作只為了帶他回巴黎呢?


我也是醉了。


评论
热度 ( 16 )
 

© Florence A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