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眉心微蹙,在一團裊裊的蒸氣裡揉揉遭到燻紅了的臉和眼。幾經思量後她決定將長髮盤起,這一株椒畢竟有點嗆。

"曉梅,だいじょうぶ?"
"沒問題,放心吧!"

然後她將那些川芎、肉桂、八角、豆蔻、薑片、黃耆、紅棗、蒡鬚全都洗淨。搬來一口大大的鍋,盛滿水。再搬回去爐子上有些費工夫,最終是看不下去的嘉龍與濠鏡合力抬回。

鍋的年代有些舊,泛黃從邊緣延伸至手柄。久遠一如那些被棄置在角落的相冊和畫集,和刻意遺忘的關係。



升火。



五個小時,她蹲在角落看那些跳動的火焰。恍恍惚惚間她聽見正堂傳出的嬉笑,一路蹓噠進她的耳裡。她沒有想過要去加入他們的話題,雖然知道做為主人這很失禮。但還是隨它去罷──反正勇洙很樂意跳出來替她主持場面。

突然她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小時候。一樣的夜晚,一樣的月圓。他會執起她的手,教她三皇五帝的傳說。給她吟吟詩,做曲子。講講那些朝代更迭的史實,和當時宮廷社會所流傳的軼事。那時候她都覺得好無聊,說這些要做什麼用呢。

那時候她比較喜歡跳房子玩兒。



後來,沒有後來了。記不清從哪個時間點開始她竟也成為了那些崛起大國的爭鬥中心,她於是只能靠自己,跌跌撞撞。名堂是闖了一點,她卻忘了掌心的熱度是什麼時候消退的一些。


──本田喊她進屋吃飯,鍋底都要焦了。

她連忙衝進屋裡,將鍋物都下水煮。當所有人繞著桌子圍成個圈,她旁邊的那張椅子有點孤獨。

她說,吃飯吧。新年快樂,紅包都帶來沒啊?




門口突然的聲響笑著給她了個肯定的答覆。

Dec 27


评论
热度 ( 4 )
 

© Florence A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