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無CP傾向


"Mary." 
Garry記不太清楚,這已經是第幾次了。他輕輕的唸出聲來,望著Ib有些失焦的眼睛。他能夠聽清走廊上孩子們的嘻鬧聲;他能夠聽清窗外樹梢上的鳥叫聲。可是他聽不清自己的聲音,在那一團空氣中蒸發的聲響。 
又或許他從未聽清。 


"Maly." 
女孩看著課本上的例句,就是沒辦法讀出來。Molly、Marly,她就是不能好好地發音。Ib覺得氣氛有點僵,畢竟Garry老師是出於好心才將她留校補課的。她不能給眼前的老師添麻煩,至少她很清楚,她不想給這位老師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。她於是重新舔了舔有些焦躁的脣舌,儘管一切都是徒勞。

 
"Ma-ry." 
他發現Ib已經有些疲倦。然而她的舌頭似乎不受控制,音節與音節無法好好串連。這不是女孩的錯,他想。他很清楚,溫度已降至絕對零度。這不是他們的問題,是事件惹的禍,或許從一開始他就不該要求Ib好好發音。或許從頭到尾只有他一個人唸錯。最近的天氣真是糟,還連帶影響了他腦袋的思考回路。Garry覺得自己真他媽的雞婆,沒事替自己找了份這麼吃力不討好的差事。

 
"Mo-ry." 
她想起一個惡夢,夢中女孩的模樣和眼前課文裡主角的插圖有點像。她不確定那是否能算是一個夢,亦或是一段真實的經歷。她記不得了,對於時間的概念開始模糊。他們坐在這裡多久了?三秒鐘?三小時?還是三個月?Ib的頭有點疼,可越疼她的思緒就越紛亂。她的頭沉甸甸的,像填滿了一整座大洋的海水。空氣是潮濕的,聞起來卻又帶了股檸檬糖的香甜。那是老師口袋裡的糖果,還是記憶裡的味道?Ib想逃出這間教室,可是她動不了。她的手腳都被人用無形的枷鎖給銬牢,隨著地面的失重不斷墜落。 
 
 

"Mary."


2015/09/27存段


评论
热度 ( 11 )
 

© Florence A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