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幻新隆人生的前期是很無趣的。
  
  

  但這不應該是這樣,他想。你看,別人的生命裡頭都擁有夕暈和朝露,我的也不少。我卻從來沒有過「興趣」和「目標」,上進心的兩項因子我一個都不剩了,我又是為什麼活著的呢。

  
  他的學生時期倒不像是個為青春所擾的中二,一邊研究著自我論一邊往死裡頭去了。說明白一點,他還是怕痛。痿了腳都要唉個半天的,還有點怕血。一股鐵鏽味兒,也不是什麼好聞東西。乾涸久了就挺臭,晾著不管也扎眼。燒炭他倒是想過,無病無痛無意識的離開是最理想的了。只是他手裡都拿著打火機了,看了許久卻又放下。
  他就沒再嘗試死了。

  
  
  只是他仍然不曉得為什麼活。課本上找不著,網路又太紛亂。朋友間也沒幾個看起來像會對這種老成的問題上道。他是個有點成熟的小孩──不如說他老得太快,他在人群裡邊,卻又感覺自己離他們太遠了。一艘船在大海上失了方向是很危險的,萬幸他沒遇上什麼大浪。他到底是沒什麼反骨的血液,卻找不到哪裡的港口停留。
  

  小孩就這樣長大了。
  

  
  他也說不清這是三分鐘熱度還是什麼呢,工作換了一個又一個,始終沒什麼特別要惋惜的。活著挺無趣,死了但無妨。他都懷疑起自己是不是那種喜歡冒險的人了,可惜他的能力著實優秀,因此也沒什麼險能冒的。

  他覺得自己就要溺死在這片海裡了,儘管無風也無浪。但乏味將他包裹,剛好留個能喘息的開口。沒有星星,也沒有燈塔。我是個遺棄世界的人呢?還是被世界遺棄的人呢?我沒有活著的動力,那為什麼我還存在呢?是存在本身遷就了我,還是我遷就了它?

  
  
  小孩──現在已經是大人了,大人靈幻新隆沒有任何答案。

  
  
  他想:好,那我現在該來數一二三。數到三我就換軌道了,本來就該這樣,沒意思了幹嘛要繼續下去。縱使下個道路依舊索然無味,平坦的沒有任何石子。壹是章魚燒串的一支籤子;貳是拉麵店裡的一雙筷子;參是──

  
  門忽然就敲響了。

  「請問、我聽說能和這裡的大哥哥問一些超能力的事情......」

  
  
  靈幻新隆頭頂上本來什麼都沒有的夜空,亮起了三顆星星來。

评论
热度 ( 10 )
 

© Florence AK | Powered by LOFTER